午午

南北!

猎物

猎物。


老师X老师的设定。


语言贫乏,不能描绘出天依十万分之一的美。其实我不是很清楚背带裙长什么样嗯【顶锅盖跑

 




乐正绫自认为自己是个正直的人民教师。

嗯,教政治的。

听听,政治,多正直。

她毕业于一所一本的师范大学,既不是985也不是211

除下没找到对象,她的大学生活还算顺利,优异的成绩加上开朗的性格,毕业不久她就在本地高中找到了工作,虽然挺没前途,但离家近点儿总归是好处。

每天往返于学校和家的两点一线,在父母的压力和年岁的逼迫下降低标准找个男人把自己嫁出去……

乐正绫一点儿都这样没想过。

她是个闲不住的人,就像一只活力永远用不完的猎豹,无论身处何地,寻找猎物是她的本能。

就算是小城镇的高中,就算是没前途的政治老师,她也要在这小小的校园内找到属于自己的猎物。

 

职称、奖金、学生的喜爱——全都是她志在必得的囊中之物。

 

只有一个,一个充满了不确定性的猎物,她始终得不到手。

 

洛天依。

 

同班的地理老师,地理教研组组长。

不但有着高超教学能力,人长得也很可爱,据说追求者的范围可从德高望重的老师画到春心萌动的男学生。

但至今没有一例成功的。

送花?人家上完课就备课认真到你觉得打扰她都是一种罪孽。当面表白?她的出没地点只有教室办公室和卫生间,全都是浪漫气氛稀缺的地方。

难度越大越能激起猎豹的兴趣。

 

 

乐正绫决定从办公室入手,她就在自己办公桌对面,有的是机会攻破对方的防线。

 

 

 

 

 

静谧的午后,办公室只剩乐正绫和洛天依俩人,其他老师要么上课要么开会。

四十五分钟,安静的办公室环境只有四十五分钟,这之后,就会有其他老师下课回来。

乐正绫的目光悄悄越过笔电,定格在全神贯注于PPT的洛老师身上。

 

扯了扯电线,对面没反应。

 

故意大声打哈欠,没反应。

 

“今天天气真好哦洛老师我们出去走走?”……没反应。

 

乐正绫气了,究竟要她怎样这小妮子才会动一动她的面瘫脸啊。

 

就在她准备起身走到对面来个硬碰硬时,她屏幕右下角的QQ头像闪动了。

 

竟然是面瘫脸发来的消息!

 

虽然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加了她……

 

“你很闲哦。”

 

“是啊,你陪我玩玩嘛”

 

“我对他们没有兴趣。”

 

咦?话题跨度这么大?乐正绫直觉告诉她,这是让攻克对面的最好时机!

 

“你说啥?我听不太懂,他们是谁?”明知故问

 

“就是那群男的啊,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拒绝了那么多人吗”

 

平日风光无限自觉风流倜傥的乐正绫在此时无语凝噎。自己表现的那么明显吗?还是这个面摊老师真有读心术?

 

“我没有啊我像是那种八卦的人吗?”乐正绫努力辩解着。

 

“其实告诉你也无妨,我不喜欢男的”

 

言外之意这位风华绝代的洛老师是弯的咯?天哪噜,这得让多少仰慕者寒心,乐正绫在心里同情了男同胞们一秒钟

 

“哦……哦……抱歉打扰你了”

 

乐正绫没由来的一阵尴尬,于是默默退了QQ,老老实实做课件。

 

 

 

距离乐正绫得知万人迷洛老师其实是个闷骚姬佬的事实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虽然解开了谜题但心里总有种空落落的感觉,毕竟自己是不战而胜

 

她不喜欢这种不实在的胜利感。

 

她要亲手攻陷这个姓洛的猎物。


回家后她恶补了一堆撩妹姿势,但对洛天依都不凑效。


这个面瘫,不是无视她就是翻白眼。


学生都能看出的乐正绫的小心思,洛天依却熟视无睹。


数次撩妹无果后,乐正绫有些累了,她想停一阵子休养生息再重振旗鼓去攻城略地。


本来是这么打算的。却在这时收到了洛天依的“约会”邀请。


“乐正老师下午有时间的话能不能陪我逛逛操场?没有的话就算了”


这话是课间换课时当着全班学生面说的,根本就是对乐正绫下战书嘛。


猎豹的好胜心被突然的挑衅激起,乐正绫没仔细想就答应了下来,全然不管下午还有教研会议要主持。



中午
乐正绫越想越不对,凭什么她洛天依随口一说的邀请自己就要忙不迭地答应啊,自己怎么说

也是个高级教师啊和洛天依平级的!但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收是收不回了,硬着头皮

上吧,料她洛天依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


求索真理的历程是具有反复性的!

 




乐正绫到操场就后悔了。洛天依显然是有备而来,天蓝色的背带裙加白色内衬代替了日常见惯的正装,两股辫被解散自然垂下,优美的身体曲线展露无遗

 

比平常更可爱,更美。

 

乐正绫得承认,她有那么一瞬间恨自己只穿了松松垮垮的运动装过来,这种随手搭配出来的衣服根本不配和那样美丽的人一起在阳光下漫步。

 

洛天依似乎没有注意到乐正绫的到来,她一直背对乐正绫,胳膊架在护栏上眺望远方。

 

“咳咳。”没想好开场白,乐正绫只好以这种不太礼貌的方式示意自己的到来,顺便用手整了整自己的运动服下摆。

“来啦。走,我们去里边转转。”没有注意到乐正绫的局促,洛天依自然地拉起她的手走进操场。

两人沐浴在午后的阳光下,在标准400米跑道上散步。

乐正绫觉得这有点傻, 可洛天依似乎不这么认为,她说了好多话,具体内容乐正绫没有听进去,一门心思想着400米跑道变得长一些多好,这样他就能和身边这个人多呆一会了。

 

“我有点累了,我们去器材室歇会儿吧乐正老师。”

“好啊”乐正绫有些奇怪洛天依为什么晾着跑道边的天然树荫不管非要跑去阴暗的器材室,但疑问刚出口就化成了顺从的应答。

 

“咦,器材室翻修了?我记得之前又暗又旧的。”

“是啊,就你没去开会而在办公室烦我的那天,老师们集体通过了翻修的决议。”

啪嗒。落锁的声音。

“诶,怪不得我一点消息都不知道……等洛老师你在干什么?”

“如你所见,拉窗帘啊。”

锁门还拉窗帘?!他真是要在这里休息吗?!

“乐正老师,那天我已经警告过你我不喜欢男人了,你为什么非要挑战我的极限呢?嗯?”

原来那是警告吗?乐正绫真的以为那只是一次普通的坦白……

“骗你的,其实我不是弯,只是喜欢的人恰好是你而你又是个女的罢了”

嗯她喜欢我而我是女……等等?!?!

“我在跟你告白啊,乐正老师,不,乐正绫,你还看不出来吗,散步什么的全都是骗局啊,只是为了把你引到我的主场的骗局啊。”

还真是危险的发言……和危险的动作。

乐正绫有种强烈的不真实感,不是因为洛天依突如其来的告白,因为她对此早有预感,令她不安的是洛天依压上来的动作。

 

右手被牢牢掌握,左手为了支撑身体平衡紧扶住身后的小课桌,眼看洛天依越靠越近,她却腾不出手来反抗。

 

“那你呢,你喜欢我吗?”

“我觉得你的进度有些快……啊……”被亲了锁骨。

“答非所问。上课要认真听讲,你老师没教过你吗”

乐正绫投降了。

她实在没想到这位看上去文弱弱的小老师有这么大力气

“喜欢。”

“好啦 ,那我开动啦。”洛天依嘴角勾起一丝弧度,手上的动作开始肆无忌惮。

乐正绫一直以为洛天依是一头小羚羊,没想到“羚羊”其实是猎人而自己才是猎物。

大意了。不过被她吃掉也没什么不好,就这样吧。

 

 

 

后来洛老师和乐正老师分别因为肩上的抓痕和脖子上的草莓被学生嘲笑了一整天。

有大胆的学生跑去问了当事人,两人的反应竟出乎意料的一致。

“不用奇怪,以后还多着呢。”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