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午

南北!

大热天的,好想让南北俩人亲亲啊!(不是更热了吗





热。


仅仅是坐在一起就无法抗拒地相互靠近。


晚风习习,她被吹起的灰发触碰到乐正绫的脸颊,痒痒的。


就像洛天依本人。


对。


她总是能让自己心痒难奈。


生气的她,大笑的她,带着些微起床气的睡眼朦胧的她,叫着“阿绫阿绫”的她。

还有在舞台上放声歌唱,挥洒汗水的她。


全都是自己喜欢的她。


每一个她总能吸引自己的目光。


就像现在这样,仅仅是坐在自己身边,盯着眼前来往不息的车流的她,也能让自己沉溺其中。


“天依。”


“嗯?”


“渴吗?”


“嗯……”

“我去买水?”


“不要。”


“诶?”


“阿绫总是在跑腿,这不公平,这次我自己去买。阿绫喝什么?”


“绿茶吧……”


“小心车子哦。”


“我不是小孩子啦!”


看吧,连生气都这么可爱。


“阿~绫!”


“呜噢!”冰凉的触感贴上脸颊,乐正绫忍不住惊叫出声。


“嘿嘿,吓到你了?”


把绿茶递给乐正绫,洛天依在她身旁坐下。

拧开瓶盖,凉凉的液体滑过舌尖,感受着液体流过喉咙时的畅快时,乐正绫突然发现刚才跑腿的小家伙手里空空如也。


“天依?你没有买水吗?”


“已经买到啦。”


“那为什么我没看见……”


“阿绫。”

“呃。”被强行打断了的疑问句,总觉得这其中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我能喝你的绿茶吗?”


“当……当然可以。”


“噗……为什么会结巴啊,喝你一口茶就那么可怕吗?”


闻言乐正绫窘迫地低下头,她也不知道自己刚才为什么会结巴,可能是因为看着那人眼中如水的碧色,就觉得刚被绿茶湿润过的喉咙再度干涸的缘故吧。


“阿绫,茶。”


洛天依在她耳边轻语。


感受到耳廓附近不同寻常的热度,乐正绫猛的抬起头,察觉到那双让她沉沦的眼睛与自己距离过近的同时,唇上的触感让她一下子慌了神。


“!天依…这是在外边……”


“阿绫嘴里一定有上好的绿茶吧。”


“我想喝呢,所以稍微,把嘴张开一下?”


沙哑的低音萦绕在耳边,酥麻感从耳膜一路传至心里,不由自主地,乐正绫张开了紧闭的唇瓣。


城门已开,洛天依的舌高奏凯歌一路畅通无阻。


灰发人的舌灵巧得很,在乐正绫的口腔中肆意游走,寻找着自己的猎物。


羞耻感和兴奋轮番占领内心,乐正绫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


起初她试图躲避这次突袭,但发现这是场胜负已定的战斗时,她放弃了,任由对方带着自己的舌裹挟缠绵。


不知是谁先拉开了距离,乐正绫只感觉自己浑身像被炙热的火烤着一样。


自己一定成了番茄。


抱着这样的想法,两人十分默契地错开彼此的视线。


“阿绫……”


“我在……”


带着喘息的呼唤与应和却让人欲罢不能,笨拙的两人只得把游移不定的视线再度转移回来。


浮现出水汽的绿眸和晕染绯色的两颊就在眼前,这几乎要让乐正绫大脑当机。


明明自己也没经验却这么主动,这个人怎么那么可爱啊。


“阿绫,回家吧?”

“回家吧。”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