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午

南北!

擅长与不擅长

交往前的设定。
美好属于戴亚,ooc属于我。
感谢观看。



sideA. Akko

戴安娜擅长所有事情。

让石块雕像动起来也好,解决学院的财政危机也好,收拾某些人的烂摊子也罢。

没有什么是戴安娜做不到的。

对亚可来说,这都不算什么。在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学院生活中她早已接受了戴安娜近乎完美的事实。

“可是为什么一见到我就板着个脸啊!就不能笑一笑吗?!”
赌气般把枕头上扔去,撞到上铺床板后便无力地掉下来压在某个怨气冲天的家伙脸上。

“亚可……我想戴安娜应该是那种不苟言笑的人吧。”

被下铺的动静搞得无心看书的洛蒂垂下头安慰棕发少女。

《日暮》的欣赏可是需要一个安静环境的。

“可是她对别人的态度明显比我要温和好多啊!明明不久前还那么温柔地告诉我她也是夏丽欧死忠,这些天就又开始对我冷眼了!”

扒掉脸上的枕头,亚可气呼呼地看着洛蒂,仿佛对方就是自己正心心念念的仇人一样。

埋头于配方和试剂瓶的苏西抬起头和洛蒂对视一眼,达成了“亚可只是需要某个优等生安抚”的共识。

“亚可,想要那个大小姐对你展露笑颜的话,靠你自己怕是难以成功。”

不等亚可反驳,苏西把刚调配好的药剂装瓶,举到亚可面前。

“所以借助魔法的力量如何?dokidoki药水,要来试试吗?”

尽管知道自己可能又要被当实验品,亚可还是接了过来。
没办法,谁让试剂瓶中来回摇荡的晶莹蓝色液体让人下意识想到那家伙的眼睛呢。

“只要让双方的身体触碰到药水就会起效。”
“玩的开心~亚可。”

把苏西的药剂介绍在脑内回放了一遍,亚可吞了口唾沫,紧张地盯着戴安娜手背上的一抹蓝色。

刚才顺利地把药水全部洒在两人的桌面上。不出意外的话,接触到药水的戴安娜再次与自己视线相交时便会害羞地脸红心跳了。

“亚可,如果你有点常识就该知道墨水不能放在离手那么近……”熟悉的说教伴随苍蓝眼瞳的抬起戛然而止。

图书馆的安静气氛早在几分钟前被亚可打破,这时几乎所有人都在向这边投来责怪的目光。

与此同时,他们也成为了目睹戴安娜·卡文迪许——新月学院的超级优等生,面对着全校超级吊车尾面红耳赤画面的首批目击者。

没有人会相信那是被搞事王弄脏桌面会展现出的表情。
在一片见鬼的表情中,亚可的笑容越发灿烂。

side B Diana
“戴安娜是魔法界的希望。”

“戴安娜没有不擅长的事。”

被这样的称赞包围的戴安娜确实没有辜负周围人的钦佩眼光,完美解决了一次又一次危机。

似乎她的确没有不擅长的事。
但也只是似乎。
戴安娜自己清楚,她不擅长的有很多。
只要和那个人——篝敦子·卡嘉丽有关的一切事,她都不擅长。

早在亚可一次又一次用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唤醒言之端叶时戴安娜就有所动摇,在经历了家主事件和导弹事件后,她发现自己已经不能直面亚可。

那个人身上散发出的光和热太过强烈,一不小心就会被灼伤。
她能想到的唯一自护措施就是更加严厉地对待亚可,把那份难以定义的心情锁进内心深处。

本以为这份感情终会随时间流逝而被淡忘,没想到当事人自己找了上来,试图打开那扇紧锁的门。

在板脸皱眉已无法让亚可畏惧的现在,戴安娜不得不被迫增加与亚可视线相交的时间。

次数多了,连她自己也不清楚脸上的红晕究竟有几分魔法几分真心。

Diana and Akko

戴安娜并不熟悉这种冷门魔药,找苏西问解除方法也只是得到了“因为是试验品所以不清楚解决方法”的答案。

连日来亚可的出现频率急剧升高,她身后还会跟来一群学生,只为见一眼“害羞的戴安娜·卡文迪许”。

可今天有些不同。

亚可没有像往日那样站在人群中央得意地看着戴安娜。
她径直走到她面前。

“怎么,游戏终于玩腻了吗?”轻挑的眉头搭配上红润的皮肤让原本讽刺的语气变得好笑,戴安娜看着一言不发的亚可,在脑内模拟着对方可能的小把戏。

“如果知道错了就赶紧帮我找解除办法……”

脸上的热度随着手心的触碰而消解,戴安娜视线下移,只见罪魁祸首正拉着自己的手大步离开有众人围观的走廊。

魔法……好像解除了。
在两人沉默的行走中,戴安娜意识到了这点,却鬼使神差地没有说出来。

“你把我拉到没人的墙角要干什么?”
听不出感情的声音让亚可更加不安,她只得多说一些话来减轻这种感觉。

“呃……解除方法我会帮你找的,解药的话苏西和洛蒂也在努力。”

“为什么?你不是迫切地想看我出丑吗?”

“不!不是的!我只是想让你对我笑一笑而已!但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我……我……我不想让面对我害羞的你被那么多人看到,即使这只是魔法的作用。”

不想被在意之人误解的心情让她过于冲动,一直以来羞于出口的话语就这样一股脑地被倒出来。

如果这个笨蛋可以在这时稍微瞥一眼戴安娜的话,她就能看到戴安娜忍笑的表情了。

只是意识到说出令人误解的话的亚可别扭地别过脸,目光固执地不往身前人看。

“那……你要怎么补偿我呢?”

调笑的语气中透露出愉悦,戴安娜不自觉地挑眉,思考着要如何点醒面前这个笨蛋。

还有补偿的机会!亚可激动地抬起头,准备说出早已酝酿完毕的补偿措施,话语却被硬生生吞回肚子里。

戴安娜的脸在眼前放大,苍蓝眼波中盛满笑意,下巴被纤细手指挑起,她这时才反应过来戴安娜身上的魔法或许早已解除,或者转移到了自己身上。

否则怎么会光是看着那白皙姣好的面容就让红色从自己的脖颈漫上脸颊还说不出一句话呢?

只有亚可知道卡文迪许同学在吻上唇瓣前对着自己那早已烫熟的耳朵说了什么。

“就罚你做我的恋人如何?”















至于坐着卡文迪许同学的扫帚满面通红回到宿舍的亚可差点被苏西以“魔法转移”为由灌下迷之解药的事,都是后话了。
















评论(4)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