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午

南北!

Vermilion

南小Q:



注:接续之前同名系列的奇幻背景。也是上一篇《晚宴》的完整版,稍微修改了一下,影响不大。






从睡梦中醒来后,映入眼帘的便是已经习惯的结界景色。


亚可刚想起身就察觉到身体在发酸,不过动不了的最大理由还是身旁用手臂环住她身体的同伴。


把视线落在睡在旁边的同伴脸上,就能看到那无论多少次都会感叹不已的漂亮脸蛋,端正的五官、雪白的肌肤,还有长长的睫毛,让亚可忍不住伸出手想要触摸。但是手伸到半途后还是停了下来,转而把手指落在同伴那翠绿色的发丝上,思考半响后,亚可开始轻轻地把玩着同伴的头发。




即使遭到这样的对待,戴安娜也依然睡得安稳,这放在亚可刚认识戴安娜的时候,还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在亚可的印象里,戴安娜的反应向来很快。只要轻声呼唤便会很快给出回答、即使是在安全的结界里,只要轻轻一碰,她就会迅速清醒过来,仿佛原本就没入睡。


现在的她已经变了,变得松懈、变得圆滑起来,亚可心中感叹道,她出神地盯着戴安娜的睡脸,手指的动作依然没有停下来。


拨开发梢后,魔女那带有伤痕、一直紧闭着的左眼便毫无遮挡地出现在眼前,这让亚可停了下来。




原本无规律地把玩着异色发丝的手,此刻轻轻地放到了魔女左眼的伤痕上。




“……?”




连秒的时间都没有经过,戴安娜便睁开了右眼,虽然能看出她还没有清醒,但朦胧的眼神里已经对亚可提出了疑问。




“戴安娜。”




亚可尝试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下来,不想让它透出过多的情绪。




“对于你来说,我是什么?”






(一)结晶凤凰




在等待戴安娜安置好白马阿尔的期间,亚可的目光没有离开过大门站着的两名守卫前,手也放在了别在自己腰间的弓刃上。


弓刃刀身比起一般的直剑要弯曲得多,一旦触碰里面的精妙机关就能使其刀刃展开,变形为坚固的弓。这是戴安娜委托库洛瓦给亚可打造的特别武器,其形式是由亚可指定的,不过她提出的要求是简单粗暴的“希望武器是把能近战的弓箭”——真亏库洛瓦能完成这样不明不白的要求,戴安娜在收到成品的时候不得不承认老师(原)的实力。




“亚可。”不知何时出现在背后的戴安娜轻轻拍了拍亚可的肩膀,示意让她放松下来,“不要那么警戒,这些贵族领主最讨厌看到自己邀请来的客人对自己挑起眉头。”


亚可看了一眼远处的那栋巨大宅邸,又看了一眼身后摇摇头的戴安娜,才总算把手放开。


“万一他对自己的客人不怀好意,那客人该如何防身?”


“这就是你该学习的课题,如何隐藏起自己的情绪……”戴安娜微微弯腰凑到亚可耳边,轻声说道,“或者是伪装自己,不要让别人看穿你在想什么。”




说完后,戴安娜先于亚可一步前往两名守卫身边,与他们交谈起来。


“什么嘛。”亚可不服气地嘟囔着,捂住有些发痒的耳朵,“你可不比我好多少。”


没有经过多长时间,两名守卫便打开了大门,示意戴安娜可以进去。在戴安娜眼神的催促下,亚可才急急忙忙跟上去,庆幸刚才的话没有被魔女听到。




现在的天气好得不可思议,天空的颜色就和魔女的瞳色那般漂亮、亚可心里赞叹着,在面积颇大的领主宅邸里头四处张望。


两人会在平民望尘莫及的宅邸里漫步是有正当理由的,而原因并无什么意外——与戴安娜身披的黑色十字架披风有关系。漆黑十字架作为巫医的标志,在这个时代里经常能受到各种上流人士的青睐,毕竟要治疗各种疑难杂症,靠的不是缘分便是金钱。




“戴安娜,这里真的是人住的家吗?”亚可指着远处面积非常大、有着喷泉的区域,“你确定不是一家用来玩乐的场所?”


戴安娜不禁苦笑起来,伸手按下亚可那不太礼貌的动作。


“用途来说是差不多……不过这确实是个人的所有物,世界就是那么大的。”




“戴安娜,我们一起旅行都快一年了吧,到底走了多少地方?”


“连帝国一半也没有走完呢。”


“世界有多少个帝国那么大啊?”


“这……”戴安娜皱起眉头,“确实没有好好研究过,硬要说的话,可能有十几个,又或是几十个。”


“我还以为你是一有疑问,就会探究到底的类型。难道你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吗?”




“那是因为……”戴安娜正想回答,就看到不远处一个侍者打扮的男人在等候着她们,“一会再说,该见领主了。”


亚可吐了吐舌头,但还是老实跟在戴安娜的身后。




“久候多时,巫医小姐。”礼仪得体的侍者对面前的戴安娜鞠躬,“富尔顿大人正在里面等候。”


亚可大概是被当成了戴安娜的随从,侍者仅与她交换了视线便没有做太多动作。因为这样更加方便,亚可也没有予以理会,只要对方的态度不会出格,戴安娜也不会特别说些什么。


两人被侍者领着走进了城堡一般的豪宅,经过长长的走廊、看了一张又一张让亚可几乎要打起瞌睡的装饰华丽的画,才来到了领主大人的房间。


这一带的领主富尔顿,在看到自己邀请的巫医进房后上下打量了好一会儿,才挪动了有些臃肿的身体,站起来面对两名少女。




“传闻原来是真的。”领主的声音浑厚,但是夸张的语气打消了不少本应是稳重的印象,“有一位巫医,拥有帝国最为精湛的技术,然后同时是一名魔女兵。”


戴安娜并未受到领主这番赞赏影响,只是行了个标准的礼仪,便淡淡地回答。


“领主大人过奖了,我只是一名巫医,也是一名魔女,除此以外什么也不是。”


亚可在戴安娜行礼的时候也跟着低下了头,而且为了避免麻烦到现在也没有抬起头。她有些好奇地瞥了一眼领主,能看到他似乎攥紧了手中的烟斗。




“看来你似乎不爱废话,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好消息。你看起来很适合担任帝国的税务官,还是现场招收的那种。”领主的语速有些变慢,但话语依然滔滔不绝,“那我也不多说什么了,此次委托巫医前来,是希望你能解除一个诅咒。”


“诅咒?”


“跟我过来。”领主拿起放在桌旁的手杖,一边大声地敲击着地面一边领着两人离开房间,“我保证这是你也没有见过的案例。当然要是有的话我也不希望你说出来,你要感谢我的宽容,我会告诉你我不喜欢听到有人否定我的话,而不是直接把你拉去斩首。”


亚可皱起了眉头,戴安娜则是对她摇摇头,让她一句话也不要说。


在跟着领主穿过另一个长廊后,她们来到了一个装饰非常华丽的门前,光从门的大小来看,就知道这个房间一定是这栋宅邸里面积最大的地方了。


戴安娜扫了一眼不知何时出现在领主身边的两名护卫,他们看到领主打了个响指,便迅速地推开门,让三人能够进入房间。


站在原地数秒后,领主才慢吞吞地拄着手杖走进房间,两人紧跟其后。在目睹房间里的光景——应该说是某种“生物”后,亚可忍不住惊呼出声,戴安娜也没有掩饰惊讶的神情。




“这是我的女儿,一个受到诅咒的小公主。”领主似乎很满意魔女的反应,走到了他的“女儿”身旁,“快,对客人们打声招呼吧。”




【————!】




颈部与双足、还有本应张开的双翅,出现在眼前的大鸟全身都被锁链捆绑着,在听到领主的声音后开始高声嘶鸣。


那不仅仅是“大鸟”那么简单。


它的个头比一个成年男子还要高,被锁链紧紧锁住的脚爪十分粗壮,似乎一爪就能撕开一头牛。更让人惊叹的是——大鸟的身体似是由淡蓝色结晶一般的物体所构成,通体透明,在阳光的照耀下淡蓝色彩更是夺目。




“这,这是……”


“结晶凤凰。”戴安娜已经收回表情,淡淡地回答亚可的问题,“幻兽之中也算得上是最稀有的级别。”




鼓掌声响起,两人的注意力都移到了不知何时已走到她们旁边的领主身上。




“不愧是魔女兵,非常博学。”富尔顿咧嘴一笑,露出了那排不怎么整齐的大牙,“有着幻兽知识的人可不怎么多见。”


“您说这是您的女儿……?”


“对,这正是我邀你来的最大目的。”领主做了个手势,示意她们要跟着他离开房间,“我给你说说诅咒的事,然后你要帮我完成我的委托。”




幻兽的尖叫声再次从房间里传出,亚可回头一看,却发现那两名神出鬼没的护卫已经把房门慢慢关上,悲鸣一般的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小。


众人再次返回了领主的房间,这次富尔顿的脚步看起来轻快多了。




“我可爱的女儿,在某个夜晚被下了诅咒。”富尔顿一坐在椅子上,便开始道明原因,“目前为止没一个人能解决问题,无论是药剂师、术士,甚至是德鲁伊,他们都失败了。”


“您知道是谁下的诅咒,又是怎么下的吗?”


富尔顿哈哈大笑,拍了拍桌子。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告诉你是某个怨恨我税收太高的刁民,每天晚上拿着一个木制鸟雕叨念着我女儿的名字——要知道她的名字如同她的美貌一样在这片领土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然后突然有一天我的女儿就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了!很可惜不是,肯定不是,所以我只能和你说,我什么都不知道,要是我知道的话或许根本就不需要雇用你,亲爱的魔女。但是不需要感到苦恼,我要你做的不是马上解除这个诅咒,而是别的事情。”


“别的事?”


“我的小公主现在变成了这副模样,追求者却有增不减。”富尔顿发出了哼哼的声音,“他们大概是觉得她身上的羽毛能卖到比宝石还贵的价钱!虽然确实可能是这样。今晚这里会举办一场晚宴,而可靠的部下告诉我,会有心怀不轨的人盯准这个机会,趁我们沉醉在晚宴的气氛时对我的女儿出手。在解除我女儿的诅咒之前,你要先收拾这些卑鄙小人。”




“领主大人。”戴安娜的语气坚决,“我是巫医,不会接下伤害人类的工作。”


“当然,比起你,我的部下手脚会更快。盯上我女儿的人不仅是人类……你该知道你的工作是什么了吧?我不希望再听一句‘不’,魔女。”


“我明白了。”




戴安娜再次对富尔顿行礼,那依然是挑不出任何毛病的标准动作。








侍者按照领主的吩咐,带领戴安娜她们来到一间客房。那是给她们休息、以及为晚宴做准备的地方。


带侍者关上门、确认外面的脚步声消失后,亚可才一下子摊在客房的床上,拿起软软的枕头开始乱甩起来。




“为什么这些领主都那么没礼貌?十个里面有九个都是这个死样子!”


“他们高人一等。”戴安娜苦笑着,坐在打闹的亚可旁边,“自然会有傲慢之举。”


枕头甩到了戴安娜身上,戴安娜用手抓住一边,然后从亚可手上抽走了枕头,放回原位。




“我不明白。”亚可维持‘大’字型的姿势躺在床上,缓缓说道,“只不过是手上多几个钱而已,其余地方与那些平民有什么区别?所谓的高人一等,不应该是代表他们有着比普通人更强的能力吗,比如像你这样,要是你是领主,我就没有意见了。”


“我……”戴安娜闭上右眼,摇摇头,“你把我想得太好了,我有很多事做不到。”


“如果你要说你还比不上那个肥猪。”亚可一把坐起,瞪着戴安娜,“那我可是会打你一巴掌的。”


“亚可,这些比较没有意义,我永远也不可能会是领主。”


“确实这些乱七八糟的事都没有所谓!我的意思是,你太看轻自己了。”


“……”




“你说过,我不知道你的事会比较好。”亚可明白自己不应该再说下去了,但是似乎嘴巴不受控制,一股脑地吐出一堆话,“我不知道你说那番话是什么用意,但你知道你搞得我心情真的很糟吗?!你凭什么擅自决定那样做会比较好,你又根据什么判断我的态度?!”




“……对不起。”




“……够了。”亚可转过身去,背对着戴安娜,“这个话题就说到这里吧。那个结晶凤凰到底是什么,那真的是领主的女儿吗?”




“你是怎么想的呢?”


亚可只得回过头去看着戴安娜玩味般的笑容。一旦抓准机会,戴安娜似乎就会进入老师的模式,等待她的学生给出理想的答案。




“至少……至少,就算有多危险,也没有哪个父亲愿意这样铐着孩子吧。”


“你说得对。”戴安娜无奈地笑着,“我一直都希望这样是对的。”




(二)晚宴




在领主的要求下,戴安娜必须参加晚上领主安排的宴会。做好准备的戴安娜先行离开房间,与领主商量相关的事项。而亚可则被戴安娜塞了一套粉色礼服,呆呆地坐在客房的床上。


亚可从未如此盼望过能学到快速更衣的魔法,戴安娜给的这身礼服虽然很漂亮,但实在是太难穿了。她在客房内折腾了很长时间,也没搞懂自己的头和胳膊该穿过哪个洞,向来就没什么耐心的她甚至想要一用力扯掉这些高贵的布料,直接翻窗逃走。


可是这样做绝对会给戴安娜带来麻烦,在脑子想到这点的瞬间,亚可便停下了手。




“至少戴安娜能让我和她一样,穿男式的服装就好了……”




亚可拉着穿了一半的礼服嘟囔着,便听到门外传来有节奏的敲门声。




“谁?”


“小的受巫医大人吩咐而来,若篝小姐在晚宴开始前还没有离开房间,那么就让我为您更衣。”




亚可叹了一口气,这个收养了她的魔女大人还是那么完美,把一切突发事故都预料到了。亚可应允后,身穿女仆打扮的下人便彬彬有礼地进来,开始为亚可穿上那身她认为十分复杂的晚礼服。


无愧于专业人士之名,没过多久女仆就为亚可换好了礼服。在整理完衣角后,女仆低下头,双手为亚可奉上一个能遮挡上半边脸的面具。亚可好奇地拿起那个装饰有简洁花纹的粉色面具,形状上倒像猫脸的轮廓,但和她的粉色礼服甚是相配。




“这是?”


“这是客人们需要在晚宴里佩戴的面具,也是巫医大人为您准备的。”


“她的意思是一定要我戴上……好吧。”




戴面具总比穿礼服要简单、亚可自暴自弃地想着,戴上了那个会影响视野的猫脸面具。


穿着不习惯的鞋子与不方便活动的礼服让亚可全身上下都感到不自在,在会场里见到戴安娜后一定要好好抱怨一番——亚可这么想着,推开了通往室外会场的大门,晚宴的热闹气氛瞬时扑面而来,清爽又快乐,让亚可刚才的不闷打消了一半有多。可是还未好好品味这种从来没有见过的热闹场面,站在会场上等待她的人便已经夺走了她所有的注意力。


漆黑的长袍与藏在其下的华美服饰,月光照耀着那宛如被命运所指定、白金与翠绿相间的发色。即使她的头发因此而散发出淡淡光芒,与她的脸庞相较时却丝毫不会喧宾夺主。戴安娜那苍蓝色的左瞳目光转移到亚可身上,让后者没来由地咽了咽口水。


她有着比在场所有的贵族男性都要突出的英气,也有着让人不会把她错认为男性的柔美线条。谁都不会怀疑,眼前身材高挑的少女是一个真正的贵族,最好的证据就是几乎一大半人的目光都放在戴安娜的身上,亚可能注意到,那些目光里头都是感叹与赞赏。


亚可甚至开始胡思乱想,要是戴安娜现在摘下她那个形状与自己戴的差不多的黑猫面具,说不定就直接能拐到几个女性回家了。不,可能戴着那个面具的她更有一种神秘的魅力?亚可不是很懂该如何形容这种感觉,但本能上觉得,或许这样更好。




“亚可?”


“嗯,嗯?没什么事,大家都在看着你呢。”




“也或许是你呢。”


她柔和地笑道。这让亚可不禁心里咂咂嘴,这无心的玩笑对她来说简直就是拷问,还好这是室外的晚宴,自己还戴着宴会用的假面,脸上浮出的红润自然不那么容易被察觉。


“戴安娜。”亚可还是忍不住语气粗鲁地抱怨,“你知道现在我很紧张……”




毕竟这是亚可第一次参与这种场合。




“嗯。”


戴安娜自然是理解这一点,她伸出手,亚可便也毫无犹豫地回应她。


小巧的少女今天没有扎上那个凸起来的小辫子,而是让长至肩头的棕发散了下来。戴安娜知道理由,那是为了让少女能更顺利地融入这个宴会而特意让她改变的形象,这是魔女的主意。明知如此,魔女的目光还是无法从少女的新发型上移开。虽然陌生,却让人心旷神怡。




“戴安娜今天也是新发型呢。”大概是终于触碰到熟悉的手,亚可表情终于放松下来,“高马尾很适合你。”


感觉到被握住的力度变大后,魔女似乎愣了那么短短的一瞬间、短得难以察觉,随后她很快就恢复了笑容,对亚可伸出另外一只手。这次她不要求什么,仅是细长的手指掠过在夜色下发黑的棕色发丝,把乱出来的这些调皮家伙放回少女耳后。




“宴会才刚刚开始。别管其他琐碎的小事,先好好享受。”


“我还以为你会说什么先学学其他人的礼仪,变得更像个淑女之类的话呢。”




“你愿意学的话。”魔女突然拉近了与少女距离,仿佛直接在耳边低语的声音刺激着亚可的鼓膜,“我当然也愿意教你,比如宴会的双人舞蹈……如何?”


鲁特琴拨奏出来的音乐很合时宜地主导着会场的氛围,许多宾客都开始沉浸其中,纷纷享受起与搭档的舞蹈。




亚可愣愣地看着那些伴随着音乐起舞的宾客。


他们彼此相视,既沉浸在美妙的旋律中,也享受着眼中只有对方的时光。


戴安娜的邀请,是包含了这一层意义吗?还是仅仅的、只是如自己一开始所说的那样,只是单纯的指导呢?


当然,亚可清楚、这些日子在戴安娜的教育之下她很明了——这种话问出口只能被定义为“不解风情”。




于是她老老实实地把手放在了戴安娜重新伸出的手掌之上,早已攀上耳根的赤红代替了一切回答。


亚可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运动神经,但只有今晚,她却觉得舞步这个东西是如此的难学。




(三)




闪耀着苍蓝色光芒的刺剑贯穿了室内的最后一个黑影。


晚宴已到尾声,作为收尾的重头戏,大量的烟花被打向上空,夜空瞬间绽放开了好几种彩色花朵。虽然声音震耳欲聋,但逗留在晚宴会场的宾客大多数都愉快地看着烟火表演,也没有人会留意到关押着结晶凤凰的房间里传出了什么声音。


戴安娜甩动着她的武器,流畅的动作挥去了最后一点缠在枪剑上的黑雾。


富尔顿的“女儿”——全身被锁链捆绑的结晶凤凰此时显得很安静,它只是盯着戴安娜,眨眨红色的眼睛。这种举动莫名其妙地让戴安娜想起了亚可,一人一鸟就这样对视起来。


可惜,安静的时间没有持续多久,重重的脚步声传入房间,富尔顿与他的两名护卫出现在戴安娜眼前。




“都清理完了?那些想要伤害我女儿的怪物。”富尔顿左顾右盼,“一个不留?”


“是的。”戴安娜不紧不慢地解释着,“这些是影兽,平常潜藏在黑夜里,对人类没有多大影响,却是结晶凤凰的天敌。这种幻兽之所以稀有,是因为影兽的数量很多,而且无处不在。今天聚集在这里的宾客很多,自然吸引了不少影兽……然后就发现了它。”


“谢谢你的解说,你是想说我不应该举办晚宴吗?”


“这与我无关,领主大人。”戴安娜的视线落到两名护卫身上,“既然威胁已经排除,那么我可以开始解除它的诅咒了吗?”


“当然,你的工作完成得相当出色,只要最后这一步也走好,报酬绝对不会少。”




戴安娜面无表情,她转过身去面对结晶凤凰。就在这一刻,两名护卫用难以想象的速度冲到戴安娜背后,举起了锐利的刀刃向她袭去。


刀挥下,本该结束一切。但是护卫马上就反应过来,他们的刀无法接近戴安娜,一堵无形的墙似是隔开了戴安娜与外界的接触,让武器无法伤害到她。


两名护卫往后跃去,第一击没有得手让富尔顿的脸色发白,不过他的护卫要比他冷静得多,他们已经架好战势,准备下一击。


可惜第二招还没有打出去,戴安娜就掷出了自己的刺剑,这个完全不按牌理出牌的动作让其中一个护卫没有反应过来,肩膀便被刺剑的利刃贯穿。


戴安娜的右手散发着苍蓝色的光芒,与包覆着刺剑的光芒一模一样。魔力的光芒牵引着刺剑,让它能够准确命中目标。




面对偷袭、擅长旁门左道的挑战者,戴安娜从不吝啬展现在他们眼中同样“卑鄙”的魔法。


另外一名护卫没能援护他的同伴,因为在刺剑飞出的同一刻,从凤凰背上探出身子的亚可便展开了弓刃,射出了贯穿护卫膝盖的弓箭。




富尔顿跌坐在了地面,神色惊恐地看着戴安娜和亚可。




“没有什么诅咒能使人变成幻兽。”戴安娜冷冷地说道,“只要对非人生物有一些研究的人,都知道这个道理。至今为止你一直是这样委托别人帮你清理普通武器无法起效的影兽,然后再让护卫处理掉这些怪物专家吗?”


富尔顿没有回话,他以很快的速度拉动了脖子上的挂饰,挂饰便因此发出非常刺耳的声音。


戴安娜和亚可都没来得及阻止,听觉远超人类的凤凰被魔法道具发出的声音所刺激,发出了巨大的悲鸣,它用尽全身力气展开翅膀,超越界限的力度挣脱开了捆绑它的铁链。




“亚可,下来!”




伴随着戴安娜的大喝,亚可敏捷地从凤凰身上跳了下来,而捆在结晶凤凰身上的锁链也应声挣脱。


与此同时,富尔顿爬了起来,他抓住正好掉在他身边的铁链,紧紧盯着扑腾着翅膀即将腾空而起的凤凰。这根铁链还缠在凤凰身上,只要富尔顿不放手的话,凤凰下一秒就会领着他飞向天空。




“……!”


“戴安娜!?”




亚可惊讶地看着戴安娜迅速跳到凤凰身上,她没能来得及追上戴安娜,凤凰便已经打破屋顶,飞向夜空。




已经断开的铁链逐渐从高速飞行的凤凰身上滑落,戴安娜迅速用魔法强化臂力,一手抓住凤凰的身体支撑自己,一手抓住富尔顿紧紧攥住的铁链。


准备过于不充分的魔法造成的效果也是半吊子的,即使是戴安娜,短时间发动的强化魔法也没能好好保护住自己,在抓住高速滑落的铁链那一瞬间,戴安娜就感觉自己的手臂快要被撕扯掉了。


大概再过多半分钟时间,戴安娜的手就会这样断掉,富尔顿会马上摔向地面、一命呜呼。


只有半分钟的时间允许她思考。




“她是我的!我不会把她交给任何人!”




富尔顿依然紧紧抓住铁链,毫无意义地对戴安娜咆哮着。


还剩10秒,强化魔法的补强即将完成。戴安娜可以利用那一瞬间全力拉扯铁链,把富尔顿拉上来,只要把人拉上来,就还有机会思考降落的方法。即使手就此断掉也没什么关系,只要——




巨大的箭矢如同火械的子弹那般毫不费力地打断了连接着富尔顿与戴安娜的铁链。


连反应过来的时间的没有,戴安娜就这样目睹富尔顿随着断掉的铁链一同摔向地面。




“戴安娜!”




她本能地朝声音的方向看去,就在凤凰的下方、富尔顿宅邸的屋顶上。展开弓刃的亚可在拼命喊叫着,赤红色的瞳孔在戴安娜看来,就像是火焰与鲜血结合一般刺眼。


魔女跳向呼喊她的人,剩余的意识全部集中在了缓冲降落的魔法上。仅仅数秒的时间,结晶凤凰消失在夜空之下,戴安娜也落在了亚可身旁。


戴安娜听到什么重物落地的声音,她抬起头看到猎龙专用的巨大箭矢就那么被亚可扔开。刚刚射断铁链的始作俑者也向自己跑来。




“戴安娜!”




“没事,手只是……”戴安娜觉得有些晕眩,从手臂处冒出的鲜血应该是最大的原因,“用魔法治疗很快就好了,不用担心……”




“……你不生气吗?”


“嗯?”


“我刚刚杀死了你拼命想救的人。”


“……你只是想救我。”




“你为什么……”眼泪不断从赤色的瞳孔中涌出,亚可跪倒在戴安娜的身边,颤抖般的声音回响在魔女耳边,“为什么总是这样……”




戴安娜想安慰她,可是双手都抬不起来。


最后,连弓也被亚可扔在一旁,她紧紧抱住戴安娜。手臂传来的剧痛让戴安娜漏出轻声的呜咽,但很快被哭泣的声音所遮盖。




“不要丢下我。”


“我不会的。”


“骗人,大骗子,你会丢下我的,为了救一个毫不相关的人。”




戴安娜没有回答。




“……我喜欢你。”


亚可倚靠在戴安娜身上,血液的味道刺激着她的嗅觉。


“不要丢下我,好吗?”




也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才听到了戴安娜的声音。




“亚可。”




“我刚才,看到富尔顿摔下去的时候首先涌上的心情是失落。”




“但是,发现射箭的人是你的时候……我又觉得,似乎没什么所谓了,甚至松了一口气。”




“谢谢你让我变得像个普通人了。”




“我不会丢下你的,绝对不会。”




我也喜欢你。




(尾声)




富尔顿被视作意外身亡,继任的领主似乎过几天就会上任。


戴安娜在曾经关押结晶凤凰的房间里找到一些羽毛,她用绑着绷带的手拿起结晶状的羽毛,谨慎地收入怀中。




“巫医大人。”侍者向戴安娜鞠躬,缓缓地说道,“领……前领主大人,确实曾经有过一个女儿。只是他们性格不合,在很早的时候她便离家出走了,而在最近,他才得知自己女儿在外头遇害了。”




“是这样啊。”




“抱歉,我只是想倾述出来而已。”




“没关系。”




戴安娜向侍者微笑,然后转身离去。


她拿出怀中的结晶羽毛,比许多宝石都要漂亮的颜色让她心里默默赞叹不已。


魔女想把这根羽毛送给少女,然后告诉她。




正是因为世界有这么多美好的东西,她才不想要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有多大。




但愿与你的旅途永不结束。



评论

热度(55)

  1. 午午南小Q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