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午

南北!

Whenever Wherever

本来想写个很高大上的有点科幻色彩的文但碍于功力不够,最后还是流俗了……ORZ完全没有外星人的感觉嘛!

HB TO 残魂。给魂魂的贺文!希望看的开心w






当登月已成为历史的烟尘,登上地球的卫星已经勾不起人类的丝毫兴趣,他们想要飞往更深,更远的宇宙中。

阿波罗计划Ⅹ就是基于这个愿望诞生的
登上更遥远的星球。
这就是这个计划的全部内容。
很简单,却也很大胆。
由于技术限制,超远程飞船可搭载的动力能源极其有限,也就是说,这是趟有去无回的旅程。
所以才会面向全世界招募宇航员人选。
不仅是生理素质够好,心理素质同样重要,脆弱敏感的人是熬不过以光年为单位的航行的。
好在乐正绫不是那种人。
她不是那种甘愿为全人类的事业牺牲自我的人,参加招募只是因为她闲。
对。
既没有朋友也没有恋人,每天的日常就是面对大学宿舍的窗口发呆,无需别人说,她也知道自己在虚度光阴。
可她就是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人际关系啊学业啊工作啊,无论什么都不能让乐正绫的情绪起一丝波澜。
“哎绫,你干脆去宇宙发呆吧,成天坐那么小的窗户口旁边,我都替你捉急。”
说这话时,室友兼青梅的言和正招呼她去看阿波罗Ⅹ计划的招募细则。
“你瞅瞅,宇宙啊,那么大!”说着还比划了一下。
“……好。”
“不是……我说着玩的,你真要去?!这可是送命计划啊你玩死了不会找我负责吧?!”
“和你无关,我要去,去宇宙。”
“……”言和必须承认,说着要去宇宙的乐正绫,眼中有着她从未看到过的坚定。
二十年来,从未。



飞船运行的电流声萦绕在耳边,也只是徒增睡意罢了,舷窗外全是相似的景色,偶尔也会掠过巨大星球的表面,可惜她对那些坑坑洼洼的球状体毫无感觉。 

漫长还是须臾?
不清楚。
宇宙中绝对的静谧模糊了她的时间感,觉察到电流声消失时宇航员的专用手表提醒她距出发已有三年。
燃料管理显示为0。想来是飞船自动找了个着陆地点。
new0712星。

按照计划,乐正绫该迈出自己的一小步人类的一大步了,但此刻她的内心仍如在地球的千百个日日夜夜那样毫无波动。
目力所及之处有几处环形坑,恐怕是被陨石之类的撞出来的。
她试着跳了一下,和在地球上感觉没差,看来是颗类地行星。
拣两块石头回去研究一下?以前的宇航员应该都是这么做的。
乐正绫弯下腰。
“你在干什么?”
视野突然被碧绿填满。
“?!”
乐正绫险些一屁股坐到地上。
“有那么吓人吗?还是你们地球人本来这么害怕外星人?”
自称外星人的少女【?】歪了歪头,碧绿色的眼睛直直盯着乐正绫。和自己相差无几的五官分布,两股辫子垂落在胸前,头上有一个∞。
这就是名叫洛天依的外星人。
是说,外星人头上都有∞的吗?


忽略诸如为什么初遇的外星人知道自己地球人的身份等种种奇怪的问题,乐正绫勉为其难地接受了洛天依是外星人这个设定。
其实还是很开心的
在平淡无奇的人生里,终于有了一件让她为之振奋的事情。
外星人!她发现了外星人!还有名字!这种事情放在以前会让她觉得像三流科幻小说的情节一样虚伪又可笑,可真发生在自己身上时,她又觉得惊喜。
“人总是这么奇怪。”外星人说
“对啊。”人的确很奇怪,却也因此而充满可能。
乐正绫头一次感受到了精神上的满足,能有这样的经历,就算回不去也没有遗憾了。



“要来我家玩玩吗?”
“好啊。”
没有多想,乐正绫就同意了这个刚认识的外星人的请求。

 

 

 

 

洛天依的家很奇特。
她所谓的家是个高耸入云【如果这里有大气的话】的圆柱体,像乐正绫小时候见的水塔一样。
虽然外观丑了点,内部还是很舒适的。托外星人小姐的福,圆柱体内部被调节成了和地球相同的气压,这让她甚至可以脱下航空服自由走动。


室内有很多用不知名材料做成的工艺品,大多是透明的,可以看见其中的繁星点点。
“喂洛天依,这是什么?”乐正绫晃了晃手上的小瓶子,里边装着类似沙子一样的细碎固体,但比纯粹的沙子更有美感。
“星沙。”
“你想要的话,现在我就可以带你去找。”
……
沉默。
“乐正绫??”
哦,睡着了。

身在异星球的乐正绫过得还是很平淡,不过这次有个可爱的外星人陪自己,似乎有什么已经改变了,又好像没有。相处日子久了,乐正绫有时也会忘记洛天依是个外星人,这不能怪她,洛天依的一切表现其实和地球人无异。


有时候,洛天依会缠着乐正绫讲地球上的事。
乐正绫总觉得没啥可讲,就给外星人扯了些一带一路啊不,是美[无]好[聊]的大学生活之类的。
可洛天依听得津津有味,仿佛乐正绫说的是一场惊心动魄的冒险故事一样。
“这种事情听着很有趣吗?”
“嗯,当然!”
“可我觉得它非常无聊啊。”说着乐正绫向后一仰躺在了床上。想象了一下言和看见自己这幅模样的表情,一个没忍住,笑了。
“怎么会呢!只要是你在的故事,我觉得都很有意思。哎你笑什么?”
“没事,谢谢你。”
有种被嘲笑了的错觉。
“不是……!我是说真的!阿绫之前说过来这里的原因,从那时起我就一直想告诉你,你觉得无聊不是性格使然,只是你没能遇到让你觉得有趣的人罢了。”一口气说了太多,洛天依顿觉出一丝尴尬来,只好背过脸不看乐正绫,但她大概不知道,红透的耳根早已暴露了一切。
乐正绫哑然。
这倒是个新奇的解释。外星人可真奇怪,言和二十年都没让自己明白过来的道理,从这个相处不到一年的外星人嘴里说出来却能让人醍醐灌顶,为什么呢?







“咳咳,我们去采集星沙吧?”像是为了缓解尴尬,洛天依如此提议。
“……好啊。”

乐正绫没想到这课星球除了环形坑竟还有如此美丽的沙漠。无尽的星沙在眼前铺开,延伸到地平线尽头,点缀的星光令她几乎深陷其中。
“别楞啦,来这边!”
洛天依的声音通过对讲机传来,乐正绫才意识到自己看的太入迷。
“你看,有的星沙经过长期磨合会形成一些大的颗粒,有的像星星,有的像三角形,还有的……”洛天依头也不抬就自顾自地介绍起来,乐正绫有点想笑,难道这家伙背后长了眼,就这么确定自己已经走过来了?
“像这样!一颗心形!”像是在炫耀一般,洛天依拿着心形星沙块在她面前晃来晃去。
“这是我花了好久才找到的稀有品种呢!不同星沙块都有不同的功能,比如星星状的可以……”
“那心形的呢?”原谅她打断别人说话,但她实在控制不住捉弄面前这个像小孩子一样的外星人的想法。
“可以让别人明白持有人的心意——星沙使用手册是这么写的。具体我没有操作过,也不是很懂。”
乐正绫不知道时间是怎么流逝的,洛天依在她身边滔滔不绝地介绍着星沙,星沙块,以及这颗星球的种种情况。她听着,能理解的内容并没有多少,但看着外星人高兴的神情,她的心情也像是星沙一样闪闪发光了。

“那个……其实我想说,阿绫以后不会再无聊了,因为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回家路上,走在前边的外星人突然这么说。
“为什么?明明我们才认识不久不是吗?”这话太不真实了,乐正绫话音里充满调笑。
“为什么?……就因为你是第一个陪我玩陪我聊天的人不行吗?”

“外星人也会寂寞吗?”

“为什么不会呢?”

“那,无论何时,无论何地?”

“你都会陪着我?”

察觉到对方没有说谎,乐正绫像是确认一般问道


“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外星人声音坚定,像是许下一个承诺。

她转身,走到乐正绫身边。

虽然隔着厚厚的航空手套,乐正绫还是感受到了身旁人拉起自己手的触感。
刚被安抚到正常频率的心跳再度紊乱。

她不得不收敛起不正经的笑,假装没有在意自己红透了的耳根。

“等我也找到了心形星沙,能否让你明白我的心意呢?”她还是没能说出口。

 

 

 


玩了一天的外星人一进家就倒在床上,乐正绫看着衣服也没脱就瘫倒在床的洛天依,想了一会儿,决定睡觉。
穿着宇航服跑了一天,也怪累的。

床头的手表响了。
那是乐正绫的航空手表,为了与地球作息同步被她放在床头当闹钟用了。
洛天依揉揉眼睛,下意识晃了晃乐正绫想让她起床。
地球人身体冰凉,没有反应。

……

“绫……阿绫?!”
洛天依没敢多想,出门直奔乐正绫的飞船,翻箱倒柜找出了一堆不知名药物就要回去。
刚转身就看见乐正绫好好地站在自己跟前。

“没事了。”面前的人安慰自己,红眸里映出星光,洛天依只觉得自己仿佛要深陷其中。
“走吧,回家。”

虽然比正常时间晚了1小时,总归是醒了。





后来这样的事情越来越频繁,昏迷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乐正绫知道自己怕是要寿终正寝了。
至于原因,她也能猜到。
长期暴露在外太空环境下,毫无防备的与外星人接触,身体不出点问题才是奇怪。
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她不敢把这个事实告诉洛天依,这个天真的家伙还不知道死意味着什么。

情况愈发严重了,乐正绫每天只有三小时的清醒时间。

然后,她作为宇航员的职业生涯,在对讲机里传来自己后辈的声音时宣告终结。


“星尘呼叫乐正绫!004号星尘呼叫乐正绫!收到请回答!”
“我们马上就要在new0712着陆!请把你的坐标发送给我们以便救援!”
她的心猛的一沉。


瞒是没有用的,时间不会说谎。
洛天依兴冲冲地和她讲了出门偶遇人类登陆的事。
“只要把他们领过来,阿绫的病就可以治疗了吧!”
说这话时,碧色眼睛里满是喜悦。
“不……不……”
乐正绫没来得及解释就又昏了过去。
这是她记忆里和洛天依的最后交谈。


深夜23:56。国家航空总局。外星人研究项目组。
“言和博士!我们找到乐正绫了!”
“还有!外星人,是真的存在的!”
“外星人在哪里?她……她被我们捕捉后在实验室里自杀了。”
“这是她让我转交给乐正前辈的东西。”
接过星尘递来的星沙瓶,被叫做言和博士的人长叹口气,再没说话。

空旷的房间,朴素到有些刺眼的白床单,独立床头的输液支架,周围的一切都提醒着乐正绫这里是病房,乐正绫回忆着在new0712星发生的一切,感觉像做了梦一样。然而醒来时就在手里的星沙瓶告诉她那并不是梦。
真的到过很遥远的星球,真的和一个外星人成为了朋友,真的对那个名叫洛天依的外星人产生了从未有过的情愫……一切都是真的。

乐正绫握紧星沙瓶。

瓶里不仅有细碎的星沙,还有一个心形星沙块。
乐正绫把它倒出来,放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想找出哪怕一点洛天依留下的痕迹。

突然,星沙块表面放出光芒,无数星星充满了整个病房。星海之中,只有洛天依和乐正绫两个人。



“阿绫,我喜欢你,谢谢你来过。”星光中,乐正绫记忆中的外星人眉眼盛满温柔的笑容,用她最熟悉的声音向她倾诉心意。



宇航员,不,现在是普通人的乐正绫,心里纵有千言万语的思念,说出口的却只有一句。

“我也是。”



乐正绫看见洛天依笑了,她希望洛天依还能说些什么,但光芒渐渐褪去,洛天依的身影也模糊了。最后就连手里的星沙块也消失不见,仅剩一摊星沙正从指缝间溜走。




敲门声起

“打扰了,是412号病人乐正绫吗?我是您的专人护理洛天依。”怯怯的护士只开了一条足够自己进入的门缝进来,碧绿双眼直直对上乐正绫的目光。一样的声音,一样的容貌,变化的只有那身护士服。
“我是,你好,洛天依小姐。”乐正绫先是一怔,随后很快扬起笑容。
这家伙,真的履行了承诺。
“能帮我把针拔了吗?”乐正绫指指自己的左手背。
“好……好的!”
趁洛天依忙于拔针,乐正绫完成了在new0712星就想做而没有完成的事。
啾。
一个轻吻落在小护士额头。
“天依,我也喜欢你。”



我会一直陪着你,无论何时,无论何地。

 


评论(8)

热度(15)

  1. 年轻的小林儿午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