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午

南北!

猎物

猎物。


老师X老师的设定。


语言贫乏,不能描绘出天依十万分之一的美。其实我不是很清楚背带裙长什么样嗯【顶锅盖跑

 




乐正绫自认为自己是个正直的人民教师。

嗯,教政治的。

听听,政治,多正直。

她毕业于一所一本的师范大学,既不是985也不是211

除下没找到对象,她的大学生活还算顺利,优异的成绩加上开朗的性格,毕业不久她就在本地高中找到了工作,虽然挺没前途,但离家近点儿总归是好处。

每天往返于学校和家的两点一线,在父母的压力和年岁的逼迫下降低标准找个男人把自己嫁出去……

乐正绫一点儿都这样没想过。

她是个闲不住的人,就像一只活力永远用不完的猎豹,无论身处何地,寻找猎物是她的本能。

就算是小城镇的高中,就算是没前途的政治老师,她也要在这小小的校园内找到属于自己的猎物。

 

职称、奖金、学生的喜爱——全都是她志在必得的囊中之物。

 

只有一个,一个充满了不确定性的猎物,她始终得不到手。

 

洛天依。

 

同班的地理老师,地理教研组组长。

不但有着高超教学能力,人长得也很可爱,据说追求者的范围可从德高望重的老师画到春心萌动的男学生。

但至今没有一例成功的。

送花?人家上完课就备课认真到你觉得打扰她都是一种罪孽。当面表白?她的出没地点只有教室办公室和卫生间,全都是浪漫气氛稀缺的地方。

难度越大越能激起猎豹的兴趣。

 

 

乐正绫决定从办公室入手,她就在自己办公桌对面,有的是机会攻破对方的防线。

 

 

 

 

 

静谧的午后,办公室只剩乐正绫和洛天依俩人,其他老师要么上课要么开会。

四十五分钟,安静的办公室环境只有四十五分钟,这之后,就会有其他老师下课回来。

乐正绫的目光悄悄越过笔电,定格在全神贯注于PPT的洛老师身上。

 

扯了扯电线,对面没反应。

 

故意大声打哈欠,没反应。

 

“今天天气真好哦洛老师我们出去走走?”……没反应。

 

乐正绫气了,究竟要她怎样这小妮子才会动一动她的面瘫脸啊。

 

就在她准备起身走到对面来个硬碰硬时,她屏幕右下角的QQ头像闪动了。

 

竟然是面瘫脸发来的消息!

 

虽然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加了她……

 

“你很闲哦。”

 

“是啊,你陪我玩玩嘛”

 

“我对他们没有兴趣。”

 

咦?话题跨度这么大?乐正绫直觉告诉她,这是让攻克对面的最好时机!

 

“你说啥?我听不太懂,他们是谁?”明知故问

 

“就是那群男的啊,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拒绝了那么多人吗”

 

平日风光无限自觉风流倜傥的乐正绫在此时无语凝噎。自己表现的那么明显吗?还是这个面摊老师真有读心术?

 

“我没有啊我像是那种八卦的人吗?”乐正绫努力辩解着。

 

“其实告诉你也无妨,我不喜欢男的”

 

言外之意这位风华绝代的洛老师是弯的咯?天哪噜,这得让多少仰慕者寒心,乐正绫在心里同情了男同胞们一秒钟

 

“哦……哦……抱歉打扰你了”

 

乐正绫没由来的一阵尴尬,于是默默退了QQ,老老实实做课件。

 

 

 

距离乐正绫得知万人迷洛老师其实是个闷骚姬佬的事实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虽然解开了谜题但心里总有种空落落的感觉,毕竟自己是不战而胜

 

她不喜欢这种不实在的胜利感。

 

她要亲手攻陷这个姓洛的猎物。


回家后她恶补了一堆撩妹姿势,但对洛天依都不凑效。


这个面瘫,不是无视她就是翻白眼。


学生都能看出的乐正绫的小心思,洛天依却熟视无睹。


数次撩妹无果后,乐正绫有些累了,她想停一阵子休养生息再重振旗鼓去攻城略地。


本来是这么打算的。却在这时收到了洛天依的“约会”邀请。


“乐正老师下午有时间的话能不能陪我逛逛操场?没有的话就算了”


这话是课间换课时当着全班学生面说的,根本就是对乐正绫下战书嘛。


猎豹的好胜心被突然的挑衅激起,乐正绫没仔细想就答应了下来,全然不管下午还有教研会议要主持。



中午
乐正绫越想越不对,凭什么她洛天依随口一说的邀请自己就要忙不迭地答应啊,自己怎么说

也是个高级教师啊和洛天依平级的!但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收是收不回了,硬着头皮

上吧,料她洛天依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


求索真理的历程是具有反复性的!

 




乐正绫到操场就后悔了。洛天依显然是有备而来,天蓝色的背带裙加白色内衬代替了日常见惯的正装,两股辫被解散自然垂下,优美的身体曲线展露无遗

 

比平常更可爱,更美。

 

乐正绫得承认,她有那么一瞬间恨自己只穿了松松垮垮的运动装过来,这种随手搭配出来的衣服根本不配和那样美丽的人一起在阳光下漫步。

 

洛天依似乎没有注意到乐正绫的到来,她一直背对乐正绫,胳膊架在护栏上眺望远方。

 

“咳咳。”没想好开场白,乐正绫只好以这种不太礼貌的方式示意自己的到来,顺便用手整了整自己的运动服下摆。

“来啦。走,我们去里边转转。”没有注意到乐正绫的局促,洛天依自然地拉起她的手走进操场。

两人沐浴在午后的阳光下,在标准400米跑道上散步。

乐正绫觉得这有点傻, 可洛天依似乎不这么认为,她说了好多话,具体内容乐正绫没有听进去,一门心思想着400米跑道变得长一些多好,这样他就能和身边这个人多呆一会了。

 

“我有点累了,我们去器材室歇会儿吧乐正老师。”

“好啊”乐正绫有些奇怪洛天依为什么晾着跑道边的天然树荫不管非要跑去阴暗的器材室,但疑问刚出口就化成了顺从的应答。

 

“咦,器材室翻修了?我记得之前又暗又旧的。”

“是啊,就你没去开会而在办公室烦我的那天,老师们集体通过了翻修的决议。”

啪嗒。落锁的声音。

“诶,怪不得我一点消息都不知道……等洛老师你在干什么?”

“如你所见,拉窗帘啊。”

锁门还拉窗帘?!他真是要在这里休息吗?!

“乐正老师,那天我已经警告过你我不喜欢男人了,你为什么非要挑战我的极限呢?嗯?”

原来那是警告吗?乐正绫真的以为那只是一次普通的坦白……

“骗你的,其实我不是弯,只是喜欢的人恰好是你而你又是个女的罢了”

嗯她喜欢我而我是女……等等?!?!

“我在跟你告白啊,乐正老师,不,乐正绫,你还看不出来吗,散步什么的全都是骗局啊,只是为了把你引到我的主场的骗局啊。”

还真是危险的发言……和危险的动作。

乐正绫有种强烈的不真实感,不是因为洛天依突如其来的告白,因为她对此早有预感,令她不安的是洛天依压上来的动作。

 

右手被牢牢掌握,左手为了支撑身体平衡紧扶住身后的小课桌,眼看洛天依越靠越近,她却腾不出手来反抗。

 

“那你呢,你喜欢我吗?”

“我觉得你的进度有些快……啊……”被亲了锁骨。

“答非所问。上课要认真听讲,你老师没教过你吗”

乐正绫投降了。

她实在没想到这位看上去文弱弱的小老师有这么大力气

“喜欢。”

“好啦 ,那我开动啦。”洛天依嘴角勾起一丝弧度,手上的动作开始肆无忌惮。

乐正绫一直以为洛天依是一头小羚羊,没想到“羚羊”其实是猎人而自己才是猎物。

大意了。不过被她吃掉也没什么不好,就这样吧。

 

 

 

后来洛老师和乐正老师分别因为肩上的抓痕和脖子上的草莓被学生嘲笑了一整天。

有大胆的学生跑去问了当事人,两人的反应竟出乎意料的一致。

“不用奇怪,以后还多着呢。”


论文手撩妹的一百种方式。

标题随手起。渣眼注意。

乐正绫是个大学生。
是个和自己家里断绝了一切经济往来的大学生。

所以这就是身价过亿的原·大小姐在肯德基勤工俭学的原因。

好在她是个乐观的人,从退化成工人阶级的那天起,她就发誓绝不会让别人尤其是自家人看到自己难过的样子,而事实上她也这么做了。

她把心神全部投入到工作和学习上去,让自己忙的没有时间难过。

转眼就是一年,日复一日的图书馆宿舍肯德基三点一线让她成熟起来,同时也培养出了她的新爱好——小说。
记不清是从哪天开始了,总之她如果有空闲,就开始看小说,手机,纸质书,她阅书无数。

当然,她也有自己喜欢的作者,比如洛天依。看她的小说,乐正绫总会笑的合不拢嘴,她的价值观,也和自己出奇的相似,有时候,乐正绫都会怀疑她俩是不是同一个人。

偶尔,生活中总会出现那么一些让人感激一生的奇迹。

比如现在。
自己仰慕的作者就坐在自己斜对面喝着咖啡赶稿。

这可不是乐正绫的主观臆测,就在刚才她打着哈欠把特浓咖啡端去时,无意瞧见了那人的word内容。

她可以肯定,那是洛天依正在连载的小说,而且是未更新的内容。她打到一半的哈欠被吞回肚子里,盯着屏幕的眼睛亮的像肯德基擦到反光的玻璃。

“谢谢咖啡。很美味哦。”

“啊……哦,不客气……”糟了,文档看的有点出神,说话都结巴了。

事后回想起来,她只是结巴而没有激动到把咖啡洒人家身上真是谢天谢地。

那是乐正绫勤工俭学以来的第一次失眠,以往她总是沾床就睡,可今天在肯德基的偶遇让她怎么也无法入睡。

她辗转反侧,先是把洛天依从进店到离开的流程回忆了一遍,又把她的动作,神情仔细描摹了无数次,像是要刻在自己心里。

无论如何这都太不正常了。

那人仿佛一个调皮的精灵,一举一动都在调弄着自己内心中柔软的地方。

大概是因为自己第一次见到喜欢的作者罢,可能别人也是这种心态。她安慰自己。

第二天乐正绫连图书馆都没去,直接跑到了自己工作的那家店,她呆呆地望着紧闭的玻璃门出神,过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早上九点不是营业时间。

“我到底是怎么了……”乐正绫简直想给自己一巴掌,怎么不争气的像情窦初开的小女生一样。

“绫……乐正绫!11号的汉堡!再发呆你就该滚蛋了!”

不小心又看入迷了。

乐正绫叹口气,如果那个人再多坐几天,自己可能真的就要滚蛋了。

是了,洛天依已经连续一周在这里赶稿了。虽然每天都能看到喜欢的作者很开心,但对方的黑眼圈没能逃出自己的眼睛。

“那个……每天都吃汉堡容易营养不良吧,您还是少吃点吧。”鼓足勇气,乐正绫趁着送咖啡的当儿诉说着自己的担心。

“谢谢提醒,我自有把握。倒是你,黑眼圈越来越重了哦。”洛天依调皮地指了指自己的眼圈“别变成我这样咯。”
“啊……嗯……好的。”

“没事了,我一会儿就走,你去忙吧。”

“好的。”为了掩饰自己又一次结巴的尴尬,乐正绫快速收拾洛天依的碟盘,然而单桌太过狭小,她的手和洛天依的碰了好几次。尽管只是正常接触,但每次触碰她都感觉自己脸红到要爆炸。

那之后,洛天依没再光顾过肯德基。

乐正绫的饭碗保住了,但她还是失落。

她的眉眼,她的言谈,还有她的触碰。

都让乐正绫难以忘怀。

她终于明白,自己之前搞不懂的一切,大概可以被称作“恋爱”

还是初恋。

自己的确是个情窦初开的小女生。

想通以后乐正绫更加难受了,洛天依的小说更新仍在继续,可她怎么也看不下去。

剧情紧凑,跌宕起伏,很吸引人,文笔也愈发娴熟。
可她就是看不下去。只要一想到洛天依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赶稿,她就不想看。

她取消了对洛天依的关注,删除了有关洛天依的所有收藏,仿佛这样就能把她的痕迹从自己生命中抹去。
紧接着,她找到老板,递交了辞职信,领了工资另寻岗位。

权当一次没能结果的暗恋吧。

她要开始新的生活了,没有名为洛天依的奇迹的生活。

“嘿阿绫,斗地主不?”心华言和星尘三个室友盛情邀请她。
“不了,累了。”

“我说,不过是走了个洛天依嘛,你至于这么怠惰?”

“就是,又不是啥大事儿,好妹子那么多干嘛非在一棵树上吊死。”

“该不会洛天依是你初恋吧哈哈哈哈哈”三人我一言你一语竟然把真相猜的八九不离十。

乐正绫冲他们翻个白眼。

“随你们怎么说,反正我已经和她没关系了,她的文我也不会看了。”

说着她翻个身,脸朝墙睡去了,只留下三个没心没肺的室友大眼瞪小眼。

一年后

“乐正绫!!!!!你给我起来!”

“这这这这这……这不是你之前工作的那家肯德基吗?!”言和指着笔记本电脑惊叹着。

“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对肯德基那么上心但你嗓门能不能低一些都快扰民……”乐正绫揉着眼心不在焉地看向屏幕。

然后她呆住了,就像言和那样。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初恋——一年前在肯德基工作的乐正绫小姐。”
“内容取材于现实,但并不完全如实。”
“结局还没有定好,HE还是BE,完全取决于乐正绫小姐是否愿意和我再见一面了。”

寥寥数字的简介,足以让乐正绫为之疯狂。

她的新生活可以结束了,她要迎来一个有洛天依的生活。

当她狂奔到肯德基时,洛天依已经在等了。

还是一年前的那套装束,还是一年前的笑。

“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

洛天依朝她走来。

“我不是不辞而别,只是如果我继续在这里赶稿的话,我会违约的,因为你搅的我心神不宁根本写不下去。”

她离自己还有十步。

“我来到这里并非偶然,我知道我的第一个忠实读者就是你,我也知道你我同城,所以废了点心思调查,知道你在这里工作我就来了。”

还有五步。

“原本只是想向你道谢,可看见你的一瞬间我感觉自己什么话也说不出口,只能装作赶稿的样子,没想到一装就是一星期。”

两步。

“我也试探过你,还记得最后一天我碰你的手吗?都是我故意的。我本以为你会向我要联系方式,但果然我还是太自大了……”

一步。

“我不清楚你的心情,但起码我,是喜欢乐正绫的。”

洛天依就在乐正绫眼前。

好了,一切谜团都解开了,这不是什么没有结果的暗恋,而是一场可笑的双向暗恋。

乐正绫突然想笑,却笑不出来。
“……我也是。”因为一切话语到了嘴边都变成了这三个字。

“我喜欢你,洛天依,从你出现在我生命里的第一天开始就喜欢你。”她又一次鼓起勇气,向洛天依表明自己的心意,正如那天她劝她不要吃太多快餐一样。

“谢谢你,故事的结局就确定是HE啦。”
“嗯。”

当晚,洛天依破天荒地没有更新小说,而是放了一张她和乐正绫的合照。
“谢谢你来到我的生活里。”



大热天的,好想让南北俩人亲亲啊!(不是更热了吗





热。


仅仅是坐在一起就无法抗拒地相互靠近。


晚风习习,她被吹起的灰发触碰到乐正绫的脸颊,痒痒的。


就像洛天依本人。


对。


她总是能让自己心痒难奈。


生气的她,大笑的她,带着些微起床气的睡眼朦胧的她,叫着“阿绫阿绫”的她。

还有在舞台上放声歌唱,挥洒汗水的她。


全都是自己喜欢的她。


每一个她总能吸引自己的目光。


就像现在这样,仅仅是坐在自己身边,盯着眼前来往不息的车流的她,也能让自己沉溺其中。


“天依。”


“嗯?”


“渴吗?”


“嗯……”

“我去买水?”


“不要。”


“诶?”


“阿绫总是在跑腿,这不公平,这次我自己去买。阿绫喝什么?”


“绿茶吧……”


“小心车子哦。”


“我不是小孩子啦!”


看吧,连生气都这么可爱。


“阿~绫!”


“呜噢!”冰凉的触感贴上脸颊,乐正绫忍不住惊叫出声。


“嘿嘿,吓到你了?”


把绿茶递给乐正绫,洛天依在她身旁坐下。

拧开瓶盖,凉凉的液体滑过舌尖,感受着液体流过喉咙时的畅快时,乐正绫突然发现刚才跑腿的小家伙手里空空如也。


“天依?你没有买水吗?”


“已经买到啦。”


“那为什么我没看见……”


“阿绫。”

“呃。”被强行打断了的疑问句,总觉得这其中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我能喝你的绿茶吗?”


“当……当然可以。”


“噗……为什么会结巴啊,喝你一口茶就那么可怕吗?”


闻言乐正绫窘迫地低下头,她也不知道自己刚才为什么会结巴,可能是因为看着那人眼中如水的碧色,就觉得刚被绿茶湿润过的喉咙再度干涸的缘故吧。


“阿绫,茶。”


洛天依在她耳边轻语。


感受到耳廓附近不同寻常的热度,乐正绫猛的抬起头,察觉到那双让她沉沦的眼睛与自己距离过近的同时,唇上的触感让她一下子慌了神。


“!天依…这是在外边……”


“阿绫嘴里一定有上好的绿茶吧。”


“我想喝呢,所以稍微,把嘴张开一下?”


沙哑的低音萦绕在耳边,酥麻感从耳膜一路传至心里,不由自主地,乐正绫张开了紧闭的唇瓣。


城门已开,洛天依的舌高奏凯歌一路畅通无阻。


灰发人的舌灵巧得很,在乐正绫的口腔中肆意游走,寻找着自己的猎物。


羞耻感和兴奋轮番占领内心,乐正绫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


起初她试图躲避这次突袭,但发现这是场胜负已定的战斗时,她放弃了,任由对方带着自己的舌裹挟缠绵。


不知是谁先拉开了距离,乐正绫只感觉自己浑身像被炙热的火烤着一样。


自己一定成了番茄。


抱着这样的想法,两人十分默契地错开彼此的视线。


“阿绫……”


“我在……”


带着喘息的呼唤与应和却让人欲罢不能,笨拙的两人只得把游移不定的视线再度转移回来。


浮现出水汽的绿眸和晕染绯色的两颊就在眼前,这几乎要让乐正绫大脑当机。


明明自己也没经验却这么主动,这个人怎么那么可爱啊。


“阿绫,回家吧?”

“回家吧。”